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才华 > 自然人面临的美国经济制裁风险

自然人面临的美国经济制裁风险

2018年5月16日,土耳其Halkbank副总裁Mehmet Hakan Atilla因被美国纽约南区地区法院认定违反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政策,被判入狱32个月。纽约南区地区法院认定,Atilla在2010-2015年期间,与他人共谋,通过其所任职的Halkbank(暂未被纳入制裁名单或遭受处罚),代表伊朗政府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使用美国金融系统进行交易,违反了The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简称“IEEPA”)。根据IEEPA,自然人如被认定违反了美国经济制裁法律法规,可能面临最高20年监禁的刑事处罚。Atilla被处以32个月监禁,是美国政府不断加大经济制裁违法违规中自然人责任追究的一个缩影,也进一步凸显了自然人所面临的美国经济制裁风险。

自然人面临的美国经济制裁风险主要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情形是被纳入各种制裁名单,自然人被纳入制裁名单,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自然人符合经济制裁法律中设定的条件,如俄罗斯寡头Viktor Vekselberg因其拥有的部分企业属于俄罗斯能源企业而被纳入SDN名单(E.O. 13662),Viktor Vekselberg被纳入SDN名单并非因其或其企业从事了美国政府认定的敌对行为,而是美国政府希望通过重点打击俄罗斯能源行业的方式,迫使俄罗斯政府做出美国政府希望的改变,在决定是否将某个自然人或实体纳入SDN名单时,美国财政部长(美国总统授权)具有非常大的自由裁量权;二是自然人被认定了违反经济制裁法律法规,如因开展涉朝鲜部分业务而被纳入SDN名单中的中国公民。另一种情形是被处以民事(civil penalty)甚至刑事处罚(criminal penalty),被处以民事甚至刑事处罚是因为自然人被认定违反了美国经济制裁法律法规,如前面提到的Atilla。具体情形如下图所示:

自然人被纳入制裁名单将会遭受的不利后果,因制裁名单的不同而不同,如被纳入SDN名单,则其属于美国法律管辖下的资产将被冻结,无法与美国人进行交易。另外,我们需要关注的是,自然人被纳入制裁名单,如其在企业中任职,特别是如担任高管,则其代表企业的行为将会受到一定的限制。2017年7月20日,OFAC认定埃克森美孚及其两家子公司(以下合称“埃克森美孚”)违反了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拟对其处以200万美元的罚款。2014年5月14日至23日埃克森美孚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签了八份石油和天然气建设项目合同,俄罗斯石油公司并不在SDN名单中,且上述石油和天然气建设项目也不属于美国对俄罗斯制裁的范畴,埃克森美孚被OFAC认定违规的原因是合同的俄方签字人、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Igor Sechin在SDN名单中。埃克森美孚辩解称,美国经济制裁法律法规禁止与Igor Sechin个人进行交易,Igor Sechin的签字行为属于其作为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的“履职(professional)”行为,应不属于禁止的范畴。对此,OFAC表示,美国经济制裁法律法规未区分“履职”行为和“私人(personal)”行为,且OFAC针对缅甸制裁项目于2013年发布的FAQs中明确规定,美国人不得与SDN名单中的个人或实体签署协议。

对自然人被认定违反美国经济制裁法律法规的行为处以民事甚至刑事处罚在1977年生效的IEEPA中就有明确规定,具体执行由美国财政部(负责民事处罚)和司法部(负责刑事处罚)负责。我们综合分析了OFAC 2003-2017年经济制裁处罚数据,发现2003年-2017年OFAC没有对非美国自然人进行民事处罚。然而,近年来,美国司法部对非美国自然人经济制裁违规责任追究的力度在不断加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2015年9月发布“雅茨备忘录”(Yates Memorandum),强调要追究企业违规中的个人责任,美国司法部认为,打击企业违规行为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就是追究应对企业违规行为承担责任的个人的民事甚至刑事责任;通过追究个人责任,使相关人员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可以鼓励企业改变运营方式,防止企业再次出现违规行为;美国司法部要求违规企业提供应对违规行为承担责任的相关个人的信息,以赢得美国司法部的信任,在实践中,部分企业也确实通过处罚对违规行为承担责任的高管、员工的方式来换取美国执法机构的谅解。二是2016年10月出台“关于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案件调查中的主动披露、合作和补救的指引”,再次鼓励违规企业主动向执法机构提供应对违规行为承担责任的相关个人的信息,以赢得减轻处罚的可能。三是加大对违规的自然人的刑事处罚力度,对于违规的非美国自然人,美国司法部主要通过向美国相关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来进行追责,如Atilla。2018年6月12日,5位俄罗斯公民、3位叙利亚公民因被认定违反美国对俄罗斯、叙利亚的经济制裁政策而被美国司法部指控。一些中国公民也因被认定违反美国经济制裁政策而被美国司法部指控,2016年9月,4位中国公民因被认定违反美国对朝鲜的经济制裁政策而被美国司法部指控。

综合分析以上信息,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一是非美国自然人(包括中国公民)存在被纳入制裁名单的可能性二是如企业高管被纳入制裁名单可能影响到其代表企业的履职行为三是美国司法部越来越注重对被认定应对违规行为承担责任的企业高管、员工的刑事处罚力度。对此,我们必须予以高度关注。

推荐 15